最烂的文章,理解自己的只有自己

姚奥 姚奥网赚博客 4个月前 237℃ 0
摘要:

童年这两个字,每个人都会写,可我过了被爱的年纪,依旧写不好这段意味深长的故事。也许别人的童年是这个模式构造,零食满屋,玩伴成双,家人常在耳畔絮叨。又或许是这般情境,露着脚踝在水池里任鱼儿亲吻自己的肌肤...

童年这两个字,每个人都会写,可我过了被爱的年纪,依旧写不好这段意味深长的故事。

也许别人的童年是这个模式构造,零食满屋,玩伴成双,家人常在耳畔絮叨。又或许是这般情境,露着脚踝在水池里任鱼儿亲吻自己的肌肤,追着散落的蒲公英在大片草原上肆意奔跑。

而我,只是一个被遗忘在山村的留守儿童。一年见到自己的父亲大概也就那么一两次,与自己的妈妈相处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。只有六十多岁的奶奶经常带些好吃的回来给我吃,至于好看的衣服,漂亮的洋娃娃,一大帮狐朋狗友,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,更不能奢望,因为温饱对我们来说,都已经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。

我的奶奶那一代,生了六个孩子,我爸排行老五,一家子全靠捡牛粪卖些钱维生,家门前不到两亩的地儿,种的菜还不够打八个人的牙祭。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的缘故,我出生的几年里,爷爷几个相继过世了。

村里闲言碎语也就传散开来了,迷信的人说是我有克死人的命,留不得。我妈也嫌弃我是个女孩子,除了我沉默寡言的父亲和老年痴呆的奶奶。我的记忆里没有一个人的脸色是温和的。

我的衣服大部分是好心的人过年自家孩子穿不下送给我的,一年之中我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别人家蹭吃蹭喝度过的,幸运点儿我还能吃上点儿肉,奶奶会给我做野菜馅儿的窝窝头给我做零食,我的头发从来没长过耳朵,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我到了十八岁才被允许有。

我那时候最希望的就是爸爸能够常回家,留在家里的时间长一些。比起妈妈,我更喜欢这个不善言辞不苟言笑的大男人,尽管他对我的期望总是压得我透不过气来,我的生日礼物写字本画画本书籍比吃的多的数不胜数。

但是好景不长,我爸爸因为一些缘故在家里面喝农药自杀了,当时的我和我妈正在我外婆家,当我赶回来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,死的时候,很安详,周围不认识的人在嚎啕大哭,惺惺作态的各式各样的人都有。

我站在那里不说话,一直站天色都暗了,我都没有离开那个地方半步,邻居街坊都说,我爸死的时候,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,心肠得是多么冷漠狠毒,奶奶想要找那些人理论,我只是望着她摇了摇头,然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句话也不说。

但比起这些,更让我无法承受的是,我的妈妈在三个月后领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我的面前,告诉我不久后她就要和我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结婚,这和她任性直率的性格很符合,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,不会去顾及别人的想法,这也是她和我父亲婚姻不合的原因。

只是谁也没想到,在我见到那个男人的当天,我妈就被送到了医院,她在医院的病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死的时候我的外婆舅舅们没有一个在身边,更没有来到医院看望她们的亲人一面,我家里所有值钱的也被我的亲戚拿去变卖,一夕之间,我失去了我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亲人,彻底一贫如洗。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被安排好的命运,我在之后并没有被送入孤儿院,而被我的两个姑姑抚养长大成人,我并没有像许多小说里写的那般,成为一个满腹经纶,写的一手行云流水的作家,而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样,除了一年四季病恹恹生各种各样的病,照旧做着靠嘴皮子养活自己的工作。

如今我已经25岁了,嫁为人妻,虽然现如今我依旧惰性十足写不好文章,我未来的这个和我共度一生的人告诉我,我不必为过往的过错买单,更不需勉强自己爬得更高,有时候追求和幸福不成反比,活在当下,就够本了。

也许我写的太杂太散,但这篇文章是我积蓄了二十五年想要倾诉的唯一一次勇气,每一个人,都活在各自不平凡的人生里,拥有的童年也是五颜六色的,不要去攀比,属于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

作者: 周一萌